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边的风景

Sketching Everyday 绘风景 话生活

 
 
 

日志

 
 
关于我

一幅画, 一个故事。一幅画, 一种心境。方寸之内, 黑白之间, 画身边风景, 品生活滋味。

网易考拉推荐

雪国列车   

2016-12-16 22:17:48|  分类: 风景建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原列车 - 青黄 - 身边的风景
野旷火车长,
天阴无影
时光任蹉跎,
往事渐模糊。
人面知何在?
空留马行处。

        画完这幅画,不由得又让我想起他——一位久别而再不能重逢的朋友。
        好像我以前讲过我俩的故事,今天,又想起他,忍不住再讲一遍。
        我从小内向,自闭,不是个善于交流的人。朋友,于我,到现在,也没有一两个,他算是我第一个朋友。
        我俩是小学同学,大概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他是由外校转入我们班的。至于我们是怎么成为朋友的,我不记得了,只知道我俩有些共同的爱好,画画。那时的小学,几乎没有美术课,我们的画画都是在自由发挥的状态下进行的,画的内容更是奇葩,不是现实的素描速写,而是临摹“小人书”。那时,广播里,评书《杨家将》、《岳飞传》、乃至《隋唐演义》正火爆,有这些故事的小人书就像后来八九十年代的流行音乐磁带一样风靡大街小巷。我们都爱看小人书,也会一起临摹其中的人物,战马。练习本上,也会偷偷描画想象中的冷兵器时代大战场面。
        反正那时他是我朋友,也是我唯一的朋友。学校操场上,镇子的大街小巷,都有我俩游荡的足迹。
        他家有七个孩子。俩哥俩姐一弟一妹,爸爸是建筑社的工人,妈妈是家庭妇女。父母都是烟民,抽那种很辣很辣的叶子烟,炕上总摆着一个烟笸箩,他爸爸精瘦的脸,一开口,就露出满嘴的大黄牙。两个哥哥一个长得干吧瘦小,不上学,整天在街上闲逛,是个二流子,另一个好像以前因为偷盗被拘留过,刚刚成家。两个姐姐也都是整天涂脂抹粉,一开口说话就感觉“妖叨”的语气,让那时的我感觉极不舒服。他弟弟妹妹还小,没什么印象了。所以去他家,除了跟他一起外,几乎不怎么和他家人交流。
        去他家,有时写作业,有时画画。我打小学习就好,画的也不错。他都比我差些。每次在他家,他爸妈老师贬低他的学习画画,总拿我跟他比较,让我很不舒服,他心里一定更难受。所以,我很不喜欢他的家。他,在他家里是个另类,性格行为不像他哥也不像他姐。后来我有时想,他是不是不是他爹妈亲生的。
       上初中,我们还在同一个学校,虽然不是一个班。
       上高中,我考上了重点,他初三重读了一年,最终还是在原来的学校年普通高中。不在一个学校,还在一个镇子上,我们还能时常见面,也还是朋友。
       高考,我上了大学,进了省城。他则连年高考失利,直到我都毕业工作了,他也没有考出来。
       我上大学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只有寒暑假才能见面,我也知道他很用功,一心想象我一样,考上大学,逃离那个家。 大学期间,他曾送过我一本笔记本,扉页上他写着:”海内存知己啊,天涯若比邻“。我也曾经送过他一本省城里才买得到的速写本,也精心写的空心字,画了有竹子的扉页。
       一个暑假,我俩还一起到火车道旁画写生,记得一起画过烟囱高耸的水泥厂,画过松林间飞驰而过的火车。那时我俩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共同的野外写生。
       我考大学,当时有两个动力,一个是,考不上就没工作,养活不了自己。因为没班接。另一个是,那时穷,可能应了那句”贫贱夫妻百事哀“吧,父母那时老是吵架,弄得我心里烦得很,总想逃离这个家。结果我成功了。
       那时候,他原本有机会接他爸的班,去建筑社当工人,可是他不想去,我知道,那不是他的理想,他也想上大学,那是当时他能逃走的唯一方式。我成了他的榜样。但为什么他那么努力,却达不到我得到了的结果,我也不知道。
       忙毕业设计,忙适应新环境,临毕业和刚刚工作的那阵,和他的联系慢慢变少。
       更没想到的是,就在我毕业工作的第一年,过年回家的时候,妈妈告诉我,他自杀了,几个月以前。原因不知道,好像是跟有人给他介绍对象有关。他是喝农药死的。我能想得到连年高考的压力和别人的异样眼光。又落榜了,逃走的希望原来越渺茫。别人不理解,家人不理解,但我万万没想到,他会选择自杀这条路。
        得到他的死讯,我第一反应就是,我想骂娘,骂他爸他妈,是他们,逼死了他。当时,我有一种想冲进他家当场骂她们的冲动。可我终究没有做,还有什么用呢?另一方面,我觉得自己也是促使他走上这条路的帮凶,我俩自小形影不离,可我学习、画画,处处比他强,成了他爸妈贬低他诋毁他的参照物。他也一心想赶上我,成为和我一样的人。可终究没能做到,这样的打击,外人或许无法理解,死,就成了他唯一的解脱。
       那之后,我曾很自责,自责不该当成他的比较对象,自责那段时间不自觉的疏远了他。在某种程度上,是我害了我最好的朋友。早知道会这样,我宁愿当初不和他成为朋友。
       很遗憾,我没有一张他的照片,但二十几年过去了,闭上眼睛,还能清晰记得他的样子,嘴角挂着自信微笑,依然年轻
       又看到火车了,又想起他,不知道天国里有没有车来车往。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