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边的风景

Sketching Everyday 绘风景 话生活

 
 
 

日志

 
 
关于我

一幅画, 一个故事。一幅画, 一种心境。方寸之内, 黑白之间, 画身边风景, 品生活滋味。

网易考拉推荐

作文与画画  

2017-09-21 08:08:41|  分类: 风景建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年09月21日 - 青黄 - 身边的风景

     有朋友看过我的画,产生了兴趣,就问起我如何学画画,难不难。画我倒是也画了许多年,但要我介绍如何学画画,于我却是很为难了。一则,画画,我本身从没正规学习过,怎么开始的,怎么长进的,难以一句两句道得明白。再者,产生兴趣容易,能坚持做下去就难了,任何手艺都不是单凭兴趣就能轻易获得的。

    今天,在朱光潜(1897-1986)《慢慢走,欣赏啊》一书里读到他的一篇《谈作文》,颇有感触,他讲的作文之法,与作画之法,如出一辙,方法无外乎三点:“临帖”、“写生”加“人力”。

     虽然文章已经很老了,大概写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但其所述方法,仍不过时,值得学文、学画的人借鉴。

     回想我自己,无非也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而且还在一直践行着。

     有了兴趣,自己就开始尝试着画,画得不好,就去临别人的画(当然得是自己喜欢的),然后再去写生,如此反复,逐步提高。

     临帖,其实有两种,一种是“手临”,就是直接临别人的画,临的越像约好,在临的过程中,体会别人的笔法和意境;一种是“眼临”,就是多看(“手临”比“眼临”辛苦枯燥,但收获也实在,我现在比较懒,多是“眼临”了),在看画的过程中总结别人的立意、笔法和构图,分析其妙处,“合适的”用在自己的写生上。 为什么说“合适的”的呢?因为画的风格是多种多样的 ,每人都不同,每人都有自己的口味,学画者可按自己的喜好,选择喜欢的用笔方式和风格。时间长了,渐渐就能形成自己独立的风格和特点。

  作文与画画 - 青黄 - 身边的风景
作文与画画 - 青黄 - 身边的风景

    以下我摘录了《谈作文》的相关部分,与喜欢画画或者想要学习作文的朋友分享:

    《谈作文》(节选)朱光潜 

文章是可以练习的么?迷信天才的人自然嗤着鼻子这样问。但是在一切艺术里,天资和人力都不可偏废。古今许多第一流作者大半都经过刻苦的推敲揣摩的训练。法国福楼拜尝费三个月的工夫做成一句文章;莫泊桑尝登门请教,福楼拜叫他把十年辛苦成就的稿本付之一炬,从新起首学描实境。我们读莫泊桑那样的极自然极轻巧极流利的小说,谁想到他的文字也是费工夫作出来的呢?我近来看见两段文章,觉得是青年作者应该悬为座右铭的,写在下面给你看看:
    一段是从托尔斯泰的儿子 Count IIya Tolstoy叶所做的《回想录》(Reminiscences)里面译出来的,这段记载托尔斯泰著《安娜?卡列尼娜》(Ann Karenina)修稿时的情形。他说:“《安娜?卡列尼娜》初登俄报Vyetnik时,底页都须寄吾父亲自己校对。他起初在纸边加印刷符号如删削句读等。继而改字,继而改句,继而又大加增删,到最后,那张底页便成百孔千疮,糊涂得不可辨识。幸吾母尚能认清他的习用符号以及更改增删。她尝终夜不眠替吾父誊清改过底页。次晨,她便把他很整洁的清稿摆在桌上,预备他下来拿去付邮。吾父把这清稿又拿到书房里去看‘最后一遍’,到晚间这清稿又重新涂改过,比原来那张底页要更加糊涂,吾母只得再抄一遍。他很不安地向吾母道歉:‘松雅吾爱,真对不起你,我又把你誊的稿子弄糟了。我再不改了。明天一定发出去。’但是明天之后又有明天。有时甚至于延迟几礼拜或几月。他总是说,‘还有一处要再看一下’,于是把稿子再拿去改过。再誊清一遍。有时稿子已发出了,吾父忽然
想到还要改几个字,便打电报去吩咐报馆替他改。”

你看托尔斯泰对文字多么谨慎,多么不惮烦!此外小泉八云给张伯伦教授(Prof. Chamberlain)的信也有一段很好的自白。他说:“…题目择定,我先不去运思,因为恐怕易生厌倦。我作文只是整理笔记。我不管层次,把最得意的一部分先急忙地信笔写下。写好了,便把稿子丢开,去做其他较适宜的工作。到第二天,我再把昨天所写的稿子读一遍,仔细改过,再从头至尾誊清一遍,在誊清中,新的意思自然源源而来,错误也呈现了,改正了。于是我又把他搁起,再过一天,我又修改第三遍。这一次是最重要的,结果总比原稿大有进步,可是还不能说完善。我再拿一片干净纸作最后的誊清,有时须誊两遍。经过这四五次修改以后,全篇的意思自然各归其所,而风格也就改定妥帖了。”
    小泉八云以美文著名,我们读他这封信,才知道他的成功秘诀。一般人也许以为这样咬文嚼字。

读书只是一步预备的工夫,真正学作文,还要特别注意写生。要写生,须勤做描写文和记叙文。中国国文教员们常埋怨学生们不会做议论文。我以为这并不算奇怪。中学生的理解和知识大半都很贫弱,胸中没有议论,何能做得出议论文?许多国文教员们叫学生人手就做议论文,这是没有脱去科举时代的陋习。初学做议论文是容易走人空疏俗滥的路上去。我以为初学作文应该从描写文和记叙文人手,这两种文做好了,议论文是很容易办的。字近于迂腐。在青年心目中,这种训练尤其不合胃口。他们总以为能倚马千言不加点窜的才算好角色。这种念头不知误尽多少苍生!在艺术田地里比在道德田地里,我们尤其要讲良心。稍有苟且,便不忠实。听说印度的甘地主办一种报纸,每逢作文之先,必斋戒静坐沉思一日夜然后动笔。我们以文字骗饭吃的人们对此能不愧死么?
    文章像其他艺术一样,“神而明之,存乎其人”,精微奥妙都不可言传,所可言传的全是糟粕。不过初学作文也应该认清路径,而这种路径是不难指点的。
    学文如学画,学画可临帖,又可写生。在这两条路中
间,写生自然较为重要。可是临帖也不可一笔勾销,笔法和意境在初学时总须从临帖中领会。从前中国文人学文大半全用临帖法。每人总须读过几百篇或几、千篇名著,揣摩呻吟,至能背诵,然后执笔为文,手腕自然纯熟。欧洲文人虽亦重读书,而近代第一流作者大半由写生人手。莫泊桑初请教于福楼拜,福楼拜叫他描写一百个不同的面孔。霸若因为要描写吉普赛野人生活,便自己去和他们同住,可是这并非说他们完全不临帖。许多第一流作者起初都经过模仿的阶段。莎士比亚起初模仿英国旧戏剧作者。布朗宁起初模仿雪莱。陀思妥也夫斯基和许多俄国小说家都模仿雨果。我以为向一般人说法,临帖和写生都不可偏废。所谓临帖在多读书。中国现当新旧交替时代,一般青年颇苦无书可读。新作品寥寥有数,而旧书又受复古反动影响,为新文学家所不乐道。其实东烘学究之厌恶新小说和白话诗,和新文学运动者之攻击读经和念古诗文,都是偏见。文学上只有好坏的分别,没有新旧的分别。青年们读新书已成时髦,用不着再提倡,我只劝有闲工夫有好兴致的人对于旧书也不妨去读读看。

作文与画画 - 青黄 - 身边的风景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美术大家
阅读(6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